鞋王丁世忠又要斩获一个IPO?始祖鸟母公司要上市,三年亏损超23亿

在收购亚玛芬这桩轰动一时的并购案完成后的第三年,安踏和投资者们对亚玛芬有了新期待。

12月7日,彭博社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称,中国运动鞋服制造商安踏体育考虑将旗下芬兰体育用品公司亚玛芬体育(AmerSports)首次公开募股(IPO)。

彭博社表示,消息来自相关知情人士,该人士指出,安踏和联合投资者正与投资银行初步磋商IPO事项,包括私募股权公司方源资本在内的投资者考虑将其最早于明年上市,这笔交易或募集资金至少约10亿美元。不过,最终发行规模和上市地点尚未确定,安踏和合作伙伴也可能决定不推进上市。

时代财经就该消息相关问题,分别联系安踏及方源资本求证,但截至发稿,双方均未有回复。

有投资者在社交平台上表示,亚玛芬的IPO消息并非一个好信号,“当时收购亚玛芬,大家都设想亚玛芬旗下能再造一个Fila(斐乐),如果分拆上市是最大化股东利益,这样看来大单品是做不出来了。”

截至12月7日收盘,安踏体育(2020.HK)股价下跌2.23%至94.35港元/股,总市值2560.3亿港元。

安踏百亿“捕鸟”,投资者欲套现?

“这是我创业到今天,所做的分量最重的一次决定。”2019年初,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丁世忠发了一封内部信,他在信中指出的这个决定就是收购亚玛芬。

这是中国鞋服史上最大的一笔跨国并购。2019年4月,由安踏体育、方源资本、腾讯、lululemon创始人控股的投资公司Anamered Investments组成的投资财团正式完成了这笔收购,收购价为46.6亿欧元,在当时约合360亿元人民币。

成立于上世纪50年代的亚玛芬,在1977年就于纳斯达克北欧市场上市。目前旗下除始祖鸟外,还有法国山地户外越野品牌Salomon(萨洛蒙)、美国网球装备品牌Wilson(威尔逊)等12个品牌。

虽然亚玛芬的名字并不被中国消费者熟知,但旗下高端户外装备品牌Arc‘teryx(始祖鸟)却在近期频登热搜,成为中国中产们的心头好。时代财经了解到,一家始祖鸟奥特莱斯门店7天吸金高达700万元,门店经常大排长龙,经典款缺货也时常发生。价格方面,在该品牌天猫旗舰店,普通冲锋衣产品一般在5000元左右,更高端的经典款硬壳Alpha系列冲锋衣双十一售价为8200元;价格最高的羽绒服售价达1.3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安踏集团对其控股,始祖鸟母公司亚玛芬被收购之后却一直没有被安踏集团并表,后者以合营公司投资的形式持有并体现该项业务的收益。截至今年6月底,安踏集团持有AS Holding合营公司的股权为52.7%,表决权比例57.7%。

对于网传亚玛芬欲独立IPO的消息,No Agency时尚行业独立分析师唐小唐认为,全球消费环境虽有向好趋势,但市场仍没有迎来真正意义上的消费反弹,消费信心的恢复仍需要一段时间。“现在并非亚玛芬上市的最佳时机。”

据其分析,安踏集团仍然需要亚玛芬的协同效应扩大规模,所以对于安踏来说亚玛芬此时IPO意义并不大。传出IPO消息,或是因为除安踏以外的私募投资方想要尽快“变现”。这也意味着,如果有新的投资者入局能够接手退出者的份额,IPO也并非必要。

巨亏23亿的亚玛芬,上市是解药?

“捕猎”亚玛芬不仅仅是安踏集团全球化的重要一步,同时也让安踏看到了在中国高端运动市场大展拳脚的可能。丁世忠就曾直言,亚玛芬旗下的各品牌在细分领域都是顶尖,但“中国的销售规模很小”。

据胡润研究院2022年初发布的报告,2021年中国高端消费市场规模已经增长到1.7万亿。其中,奖赏和愉悦自己、增加精致型消费、购买上乘产品的消费态度转变,是驱动中国高端消费市场增长的引擎。

安踏对于亚玛芬的预期究竟有多高?收购之后,集团就曾提出,到2025年亚玛芬要将始祖鸟、萨洛蒙和威尔胜三大高端户外品牌分别打造成为“十亿欧元”的品牌。此外,亚玛芬的中国市场和直营渠道收入要分别实现10亿欧元的目标。

而为了尽快达到目标,亚玛芬体系也迎来全方位“整顿”。2020年9月,安踏集团董事会执行董事郑捷宣布取代Heikki Takala履行亚玛芬体育首席执行官职务,帮助亚玛芬组建执行委员会,重点将集中于产品开发、直面消费者的渠道运营和数字化,这也被外界看来是安踏全面接管亚玛芬的标志。

一份网传的亚玛芬收购案资料显示,促成亚玛芬被收购的重要因素是安踏集团在中国市场积累多年的庞大的渠道和资源。依靠这样的渠道经验,始祖鸟、萨洛蒙品牌在中国大规模收缩批发渠道,转向直营。

此外,为了进一步聚焦在安踏更擅长的鞋服零售业务,亚玛芬也相继剥离了旗下体育设备品牌。2020年宣布以4.2亿美元向美国互助健身平台Peoloton出售旗下健身设备品牌Precor;今年1月,亚玛芬再宣布将可穿戴设备品牌Suunto卖给了中国的可穿戴科技公司猎声。

然而,亚玛芬的业绩表现却不尽如人意。在安踏2018年业绩发布会上,丁世忠曾透露对Amer Sports的收购“在短期内不会有大的利润,但应该还是会带来正数的收益”。但丁世忠应该没有想到,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亚玛芬体育连年亏损达23亿元之多。

安踏体育财报显示,2019年3月26日至2019年12月31日,安踏集团全资持有亚玛芬的合营公司AS Holding收益为174.99亿元;净亏损10.92亿元。2020年-2021年,该公司收益分别为194.5亿元和197.2亿元,净亏损则为11.4亿元和1.54亿元。

不过,这一情况似乎在2022年上半年迎来转机,截至6月30日,AS Holding的收益为96.71亿元,安踏集团分占的亏损从此前一年同期的3.46亿元大幅减少至1.78亿元。同时,集团预计今年将从亚玛芬体育实现首次正利润贡献,超过1亿元。

这显然距离安踏集团对亚玛芬的期望仍有一段距离,在安踏“现金牛”Fila增长失速的同时,不少分析直言对亚玛芬的前景担忧。安踏能等待成长中的亚玛芬,其他的投资者是否仍有足够耐心继续等待?

“亚玛芬的IPO会给安踏集团及现有投资者带来一部分收益,但随着机构和个人投资者的涌入,亚玛芬在经营上会更独立,更自主,更透明。”唐小唐直言,上市前,股东利益间并没有特别大的冲突,但是上市之后,安踏集团与亚玛芬的协同效应将会减弱。

因此,这对旗下品牌在中国市场的进一步拓展或带来一定阻碍。“即使近几年对市场有吸引力的始祖鸟和萨洛蒙发展迅速,亚玛芬的中国市场还需要进一步开拓。”唐小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