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踏收购亚玛芬体育用品市场规模 安踏收购风波

2019年以中国服装行业及体育用品产业史上“最大一笔收购”将亚玛芬体育纳入囊中,而顶着亏损压力“消化”3年后,安踏集团或选择以上市的方式为亚玛芬体育的收购之路画上句号。

作为安踏集团重要的国际化战略支撑,亚玛芬体育为何在此时被开启IPO进程?这背后,于安踏而言,究竟是做好了准备,还是迫于无奈?

为何IPO?——承压

12月7日,有消息称,安踏集团考虑将旗下芬兰体育用品公司亚玛芬体育(AmerSports)首次公开募股(IPO),目前正和联合投资者与投资银行就IPO进行初步磋商,交易可能募资约10亿美元或更多,考虑最早明年上市。

该消息很快引来大量关注,市场讨论不断。对此,安踏集团方面向蓝鲸财经记者表示,不就市场传闻做出评论。

在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程伟雄看来,上市对于亚玛芬来说是需要的,仅靠安踏资本支持确实力不从心。

事实的确如此,在二者“相遇相守”的这3年间,亚玛芬持续亏损,安踏一边要消化前期收购亚玛芬的资金压力,另一边还要承担后续经营期间的亏损结果,难度不小。

而这一缘分,最早还要追溯到2018年。当年9月,安踏集团曾发布公告称拟以每股40欧元的价格收购亚玛芬体育,并很快在次年落实。

2019年,安踏集团联合方源资本、腾讯等组成投资者财团,以46亿欧元的价格将亚玛芬体育“收入囊中”,完成了中国服装行业及体育用品产业历史上最大的一笔收购。按照57.95%的持股比例计算,彼时的安踏需要拿出超过200亿元的现金推动收购落地。

这一动作直接导致安踏的负债率大幅增加。2019年中报显示,安踏的负债率已由2018年的6%提升至22.8%,主要由银行贷款大幅增加所致,而这笔贷款主要是用于收购亚玛芬。至此,“最大收购”成为了安踏的“最大负担”。

为了减轻压力,2019年底,安踏集团以11.98亿港元折价的方式出售了亚玛芬体育5.25%的股票权益,据公司公告,间接出售部分亚玛芬体育权益后,安踏预期将获得485.2万欧元的收益。而此次交易后,安踏体育持有亚玛芬体育的股票权益降至52.7%。

然而,雪上加霜的是,亚玛芬体育自从被收购后,便陷入持续亏损的窘境。财报显示,2019年,亚玛芬体育亏损额高达12亿元,按照持股比例,安踏需要承担其中6.3亿元的亏损。2020年-2021年,安踏所需承担的亏损额分别为6.01亿元、8100万元。

前几年的“大放血”,消耗了安踏集团不少精力,在业内人士看来,高压之下,上市这一资本化路径也是较为合理的选择之一。

“从近期(亚玛芬旗下)始祖鸟大力在中国布局渠道以及营销推广看起来,业绩确实可观,但渠道数量产生的收入还是不足以支撑持续的渠道与营销投入。”程伟雄如是说。而对于外界猜测的港股选择,他认为,安踏收购亚玛芬在中国、在亚洲市场还有故事可以讲,(因此)在港上市是可行的。

为何此时IPO?——国际化

如若亚玛芬体育IPO一事属实,那么,既是承压之举,为何安踏集团要等到其连亏3年后做出这一决定呢?

在服装行业分析师马岗看来,这正是安踏集团通过打开资本通道,大举进行国际业务扩张的开始。

据媒体报道,亚玛芬体育成立于1950年的芬兰,最初以烟草生意为主,直至1974年收购冰球球棍和保护装备生产商Koho-Tuote后,便正式开始了自身的体育产业之路。

发展至今,亚玛芬体育已成为一家拥有始祖鸟、阿托米克、萨洛蒙、颂拓、威尔胜、壁克峰等多个国际知名品牌的体育用品公司,且在2018年12月,亚玛芬体育自己的销售组织就已覆盖了34个国家。

马岗指出,国货崛起基本上两个路径,一个是收购国际品牌,以国际品牌占领高端市场;一个是主品牌高端化。同样,国货海外扩张,也是类似两个路径,一个是用收购的国际品牌进军国际市场,一个是用自主品牌进军国际市场。

时间再拨回亚玛芬被收购的2019年,对于当时的这一决定,马岗认为,安踏属于借势而上和借船出海。

此后,为了进行更好地“消化”,安踏及其他持有者选择剥离非核心业务,相继出售了亚玛芬旗下的互动健身品牌“Precor(必确)”、潜水电脑及工具及运动表品牌“Suunto(颂拓)”。同时,旗下的始祖鸟、威尔胜、壁克峰等品牌也先后开始了中国布局。

而这期间,亚玛芬体育的持续亏损,换一个角度来看,或也是安踏对其盈利模式探索过程中的阵痛阶段。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2021年间,亚玛芬体育的亏损范围实际上在不断缩小,其中,安踏所承担的数额从6.33亿元降至8100万元。直至2022年上半年,这一数字从2021年同期的3.46亿元减少至1.78亿元。与此同时,集团预计,今年即将从亚玛芬实现超过1亿元利润。

从亏损收窄到即将盈利,正是这几年摸索模式进展的直观反馈。马岗指出:“找到盈利的模式了,接下来需要大规模复制,就需要IPO。”

而亚玛芬体育如今仍以海外市场为主,因此近年来频频提及国际化的安踏,将正式借力亚玛芬大举开启海外扩张。业内人士表示,但这也意味着需要大量资金,鉴于此前积累的负债压力,所以安踏集团选择通过亚玛芬体育上市这条资本路径为其谋求扩张底气,也为自己减轻负担。

事实上,近年来,安踏集团除了斐乐外,再无可拿出手的核心品牌,而今年上半年斐乐的失速,更是将集团整体的经营利润率和净利润率拉低,让集团成长蒙上了一层阴影。

科技部国家科技专家周迪曾在接受中国网财经采访时表示:“FILA自2020年以来已成长失速,不仅是疫情因素,也因FILA已处于峰值,维持高增长较难。”

在此背景下,面对国内外竞争日益加剧的运动服饰市场,安踏集团将很大一部分期待放在了亚玛芬体育。不久前,集团曾对外放话,称亚玛芬未来将强化中国、北美与欧洲三大市场的发展,到2025年,实现5个“10亿欧元的发展计划”,即将始祖鸟Arc’teryx、萨洛蒙Salomon和威尔逊Wilson三大品牌分别打造成为“10亿欧元”的品牌;中国市场和直营模式分别实现收入10亿欧元。

不过,愿景虽美,但从目前来看,安踏集团仍然没有可以说服市场的海外经营管理经验。与此同时,亚玛芬体育的亏损范围尽管有所收窄,但能否在年底实现真正盈利也还是未知。受此影响,即便成功上市,在获得投资者认可这一关上,亚玛芬体育也将面临不小考验。